啃,就要啃“硬骨头”——广西壮族自治区第四地质队铝土矿勘查项目侧记

文章来源:矿业界   责任编辑:党群工作部   发布于:2024-02-02 10:18   浏览量:558



◎  常莎莎 韦喆

广西壮族自治区第四地质队在百色市德保县登力-田阳古美矿区承担的沉积型铝土矿找矿项目实施三年来,目前已取得阶段性成果。

敢打硬仗

该项目负责马坚高介绍,2020年广西自然资源厅一共下达了5个沉积型铝土矿的找矿任务。这个项目是目前还在续做并且成果比较好的项目之一,矿石品位、连续性、厚度和稳定性都很不错,为广西找矿突破战略行动地质矿产勘查项目、《桂西地区沉积型铝土矿勘查方案》中重点项目之一。

铝土矿是指工业上能利用的,以三水铝石、一水铝石为主要矿物所组成的矿石统称,铝土矿是生产金属铝的最佳原料。当前,铝的产量和用量仅次于钢材,成为人类应用的第二大金属。

要说铝土矿,就不得不提到素有“有色金属之乡”美誉的百色。百色市铝土矿资源丰富,已探明资源储量为7.34亿吨,是国内、自治区内主要铝土矿资源富集区,正是得益于得天独厚的铝土矿资源优势,为百色市的铝工业发展提供了资源保障,丰富的铝土矿资源使百色又多了“中国铝都”的名号。铝产业是广西的“家底产业”,占自治区有色金属行业总产值的半壁江山,这就使得百色的铝土矿资源相当“引人关注”。

破解难题

一说到这儿,马坚高不由得说出了自己人的焦虑,“项目上有一个钻孔出现了一些问题,按道理在这个深度应该见矿了,但是目前钻探钻进的效果还不理想。前几天召开的找矿突破研讨会上,我也向地矿处负责人请教了这个问题,这个钻孔是否还要继续打?”

这个问题对项目成员来说就是悬在心上的一块石头,久久不能落地。一是现在已经超过设计孔深,如果继续往下钻进,在孔内断层性质尚未搞清楚前,会有盲目钻进的风险。二是如果就此以孔内目前揭露的地质情况复杂性而放弃继续施工,又未能达到地质目的。

勘查项目并非一帆风顺,前进的道路充满泥泞。马坚高介绍,项目从正式施工以来就遇到过各种各样的困难,一方面由于缺乏沉积型铝土矿的勘查经验,项目组成员只能边摸索、边实践、边请教;另一方面由于沉积矿床受地层及岩相、岩性控制,结构不规律,且不受洼地控制等客观因素,钻机需要走上山顶,导致钻进难度大,进度相对缓慢。为解决这些问题,项目组多次邀请专家到施工现场进行指导,技术员们也主动加强学习,提升解决问题的能力。

沉积型铝土矿属于隐伏矿体,虽然相对其他内生矿来说相对稳定,但对该项目组首次开展大规模相对系统的勘查工作来说,区域内勘查同类型的矿床研究程度低,该矿床的成因、控制因素、成矿规律的研究还尚未成熟,可借鉴的勘查经验少之又少。

当天,马坚高一行到达项目部时正是中午太阳最毒辣的时候,但大家顾不上这些,话题直奔目前项目遇到的技术难题。马坚高说,“钻孔在这个深度没想到受断层影响那么大,且断层太大了,往下打可能会受另一条断层同时作用影响,会打到断层错断空窗位置,无法打到矿体……如果能继续钻进,还得看打穿断层后是什么岩性才好进一步判断。”陈显锋也是项目组的“元老”之一,他认为,“虽然断层的规模较大,但主要是以张性为主,断距应该不大,对矿体的影响或者说是错断矿体位移可能不大,如果继续钻进要找到依据。”陈显锋、马坚高两人经常因为项目难题“针尖对麦芒”般地交锋论剑。

再起波澜

然而,技术上的困难还只是一方面。项目矿区位于德保、田阳两县区毗邻处,是桂西喀斯特地形地貌中心,地表持水性差,是全国最缺水的连片区域之一,村民生活用水十分紧张。“一场大雨地成河,三日无雨地冒烟”是当地群众对自然条件的形象比喻。勘查施工地段重度干旱,则严重制约了项目组的工作进展,这种靠天吃水的方法根本无法满足施工需要。

项目的钻孔多数布置在山上,往往需要从数公里远的地方拉水管才能开展钻机作业,但即便如此,有时还是无法解决用水问题,严重影响项目实施的钻探工作。

这时,马坚高带领项目组主动联系当地政府和相关部门,积极沟通,最终当地有关部门承诺在保障村民生活用水之后,优先给项目组供水,通过购买网管水接到村屯,再逐级抽水到钻机机台。

“虽然现在还是缺水,但是较之前已经好了许多,我们有信心按时保质保量完成项目所有工作。”马坚高坚定说。

蓄势待发

2023年8月,项目完成全部野外工作。马坚高表示,项目的实施,将为广西铝产业增加后备资源量,为地方企业可持续发展提供能源保障,助推百色铝产业实现良好发展。

此次沉积型铝土矿勘查项目的承接,只是该队在新一轮找矿突破中的第一步。雄关漫道真如铁,只有翻越“娄山关”,跨过“腊子口”,克服重重困难,才能赢得全面胜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