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讨论 | 矿产资源综合利用支撑新一轮找矿突破

文章来源:矿业界   责任编辑:党群工作部   发布于:2024-02-02 10:16   浏览量:530

1.jpg

      ◎  颜世强

全面启动新一轮找矿突破战略行动,是深入贯彻党的二十大精神、进一步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保障国家能源资源安全重要指示批示精神的重要战略行动。我国石油、天然气等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能源矿产对外依存度居高不下,稀土、铜、锂、钴、镍、钒、钛等矿产的需求持续增长。面对当前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国家提出,强化能源资源安全保障,增强国内生产供应能力,加强重要能源、矿产资源国内勘探开发和增储上产,不断增强国家能源和战略性矿产资源保障能力。

本轮找矿突破行动的重点是“增储上产,提高有效供给”。矿产资源节约与综合利用是其重要组成部分,是增储上产的有力抓手。笔者认为,发挥好综合利用在新一轮找矿突破战略行动中的作用,应该从以下几个方面思考和入手。

一、加强技术攻关,形成先进适用技术,盘活一批资源

我国矿产资源种类丰富,但大多数矿产资源呈“贫、细、杂”的特性,开发难度高,导致仍有大量难利用矿产资源处于“呆滞”状态,无法动用。我国共伴生矿产资源综合利用潜在价值高,但据不完全统计,综合利用率不足50%,亟需深度挖掘开发利用。新一轮找矿突破战略行动亟需针对资源量大、品位较低的矿床,开展难选冶、共伴生矿产综合利用技术攻关,在共伴生、难选冶矿产综合利用新技术方面寻求突破,着实提升矿产资源节约与开发综合利用水平,盘活、释放、新增一批矿产资源。具体措施包括:

1.针对低品位复杂难选冶战略性矿产资源,加强选冶联合技术攻关,开展有价组分高效分离提取等关键技术攻关与应用示范,解决一批具有服务国家发展战略全局意义的战略性矿产资源综合利用技术难题,盘活一批矿产资源。例如,针对鄂西鲕状赤铁矿及低品位钒矿、黔西北滇中黏土型锂矿、黔中及毗邻地区碳酸锰矿及赣南细晶型锂云母等难选冶矿产及矿山特点,加强矿物定向重构、矿物化学强化分离等基础理论研究,形成低碳高效清洁利用选冶成套新技术,促进典型难选冶战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提高锂、锰、铁、钒等战略性矿产的保障能力。

2.针对重要共伴生矿产资源综合利用率仍然相对较低的问题,突破关键技术瓶颈,开展共伴生资源分离提取和高值化利用等技术攻关与应用示范,提高共伴生矿产资源中有价组分的综合回收率和附加值,释放一批矿产资源。例如,针对攀西稀土中伴生的萤石、锶+钡资源量均在1200万吨以上的情况,开展萤石、重晶石、天青石等共伴生有价资源的分离提取和高纯化技术的研究和示范应用,实现稀土与共伴生资源的协同开发利用。

3.加强现用尾矿库及采矿围岩废石的资源化调查评价及技术开发工作,加强光电抛废、粗粒分选等新技术的研发,提高回收率和废石资源化利用水平,新增一批矿产资源,缓解我国战略性矿产资源严重短缺局面。例如,德兴铜矿每年采矿产生8000万吨以上废石,含铜0.1%左右,潜在铜金属量8万吨,经济效益50亿元以上,相当于一个特大型铜矿山。

4.针对先进适用技术推广力度不够的问题,加强技术创新平台建设和成果转化机制建立,完善科技成果综合评价体系,推动先进适用技术在全国范围内的应用示范。例如,建立国家级或省级的矿产资源综合利用技术创新中心或联盟,集聚各类创新主体和创新要素,开展前沿技术和关键共性技术的攻关和集成创新;建立科技成果转化基金或专项资金支持机制,鼓励企业与科研院所合作开展产学研协同创新;建立科技成果转化评价和奖励机制,激励科技人员和企业积极参与科技成果转化。

通过加强技术攻关,形成一批先进适用的技术方法和技术装备,在提高现有资源开发利用效率和效益的同时,也可以盘活释放一批潜在资源或难以利用资源,为新一轮找矿突破提供有力支撑。

二、强化调查评价,摸清可利用资源家底,科学评价一批资源

当前,我国在战略性矿产调查评价方面存在数据不全面、信息不精准、标准不统一等问题,导致资源潜力估计不准确、资源储量核定不规范、资源价值评估不科学。部分重点勘查区仅从元素化学分析角度进行资源评价,未进行矿物分析和可利用性评价。无开发利用规划、建议及方案。现有评价标准未考虑综合利用技术进步及推广应用产生的效益,可利用资源总量评估不足。为了改善这一现状,必须强化调查评价工作,科学评价一批有价值有潜力的矿产资源,进一步提高资源保障程度。

1.开展重点勘查区综合利用调查评价。在综合利用技术取得重大进展的基础上,开展相关重点调查区及勘查区综合利用调查评价,摸清可利用资源底数,提升区块等级,支撑提交可开发利用区块。例如,针对云南大关铝土矿、青海柴北缘金红石、新疆东准噶尔蕴都卡拉铜钴金矿等开展综合利用调查评价和技术经济评价,支撑大型资源基地建设,形成新的可开发利用的资源接续区。

2.推进全国矿产资源国情调查,持续开展全国矿山开发“三率”动态调查评价,调查全国已查明战略性矿产资源现状,全面摸清各类矿产资源数量、质量、结构、空间分布及可利用性等基础数据。通过信息系统建设和数据共享平台建设,实现数据标准化、规范化和互联互通。

3.加强全国重要战略性矿产资源潜力动态评价。根据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战略需求和行业发展规划,结合地质勘查进展情况,定期更新全国重要战略性矿产资源潜力评价结果。通过多种手段收集整理国内外相关数据信息,分析比较国内外战略性矿产资源潜力水平。

4.开展全球战略性矿产资源形势分析和保障程度评价。根据国际市场变化趋势和我国战略性矿产需求情况,定期发布全球战略性矿产形势分析报告。采用多种方法计算我国战略性矿产保障程度指标,评估我国战略性矿产供需平衡情况和安全风险水平,为国家战略决策和行业政策制定提供高质量支撑建议。

5.加强综合评价工作,确定可利用资源优先级。综合考虑战略性矿产可利用资源的数量、质量、分布、开发难度、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生态效益等多方面因素,对战略性矿产可利用资源进行综合评价,确定资源优先级和开发顺序;建立和完善战略性矿产可利用资源综合评价体系和方法,实现资源价值的科学评估和合理分配。

通过强化调查评价工作,可以摸清可利用资源家底,科学评价一批有价值有潜力的资源,在保障现有资源有效利用的同时,也可以为新一轮找矿突破提供重要依据。

三、做实技术推广,释放一批资源,实施一批示范工程

技术推广是战略性矿产资源综合利用的关键环节之一,也是新一轮找矿突破的有效途径。当前,我国在战略性矿产资源综合利用方面存在技术推广不到位、技术应用不广泛、技术效果不显著等问题,导致资源开发利用整体水平不高、资源潜力未充分发挥、资源增量不明显、与国家发展战略定位不匹配。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必须做实技术推广工作,盘活释放一批有价值有潜力的资源,促进成果落地转化,实施一批具有示范效应的工程项目。具体而言,应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1.选择具有代表性和示范性的战略性矿产资源集聚地或企业作为示范对象。根据不同类型的战略性矿产特点和需求,选择具有良好基础条件和发展潜力的地区或单位作为示范点或示范单位。例如,川西稀有金属矿资源基地,推广应用高寒地区伟晶岩型锂矿全泥强化低温选别、废水循环利用技术及耐低温专属浮选药剂,提高锂及伴生铌钽等有价元素的综合回收,快速有效释放463.31万吨氧化锂(Li2O)资源。

2.推广应用先进适用的综合利用技术或装备。根据示范对象的实际情况,选择最适合其需求和条件的综合利用技术或装备,并进行现场试验或试验验证,确保其可行性、效果和经济性。在此基础上,进行规模化应用或推广,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模式或经验。例如,硬岩型稀土,推广应用稀土及共伴生资源高效短流程协同利用技术,高效回收稀土、精准分离萤石、锶钡,能够新增稀土资源量20万吨、重晶石+天青石资源500万吨,相当于发现两个大型矿床。钒钛磁铁矿推广应用低品位、超细粒级钛铁矿分选及共伴生铜、钴、镍、硫等有用元素高效回收,可降低钛对外依存度10%以上,有效释放钛资源8700万吨。

3.科学评估示范工程的效果和经验。通过定期跟踪监测和定期评估,分析示范工程的资源利用效率、经济效益、环境效益、社会效益等指标,合理评价示范工程的成功因素和存在问题,提出改进措施和建议,为进一步推广应用提供参考依据。

4.加强技术推广成果的展示和交流,提高技术推广的影响力和辐射力。组织开展战略性矿产综合利用技术推广成果展示活动,展示技术创新成果和应用效果,树立行业标杆和典型案例。组织开展战略性矿产综合利用技术推广交流活动,交流技术应用经验和存在问题,促进技术转移和共享。

通过做实技术推广工作,盘活释放一批有价值有潜力的矿产资源,在提高现有矿产资源开发利用水平和效益的同时,实施一批具有典型示范效应的工程项目案例,在新一轮找矿突破中起到科学引领作用。

总之,战略性矿产综合利用支撑新一轮找矿突破是我国战略性矿产资源保障的重要举措。为了实现这一目标,须从夯实基础理论研究、加强技术攻关、强化调查评价、做实技术推广四个方面入手,在提高现有资源开发利用水平和效益的同时,增加战略性矿产储量和产量。这既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国家安全所需,也是我国在全球资源竞争中赢得主动权所需。

(作者系中国地质调查局成都矿产综合利用研究所所长、党委书记)

分享到: